SMIC関連ニュース

SMIC: How Long is the Road to Development (Chinese version)

17 May 2016


2016-05-17中國電子報



圖為中芯國際12英寸晶圓生產線

近日,中芯國際再次成為行業關注的熱點,除入股長電成為最大股東,繼而引發人們對中芯國際將要強化產業鏈掌控力的猜測之外,剛剛發布的2016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連續16個季度實現盈利,使業界對中芯的持續盈利能力刮目相看。但是,作為中國大陸唯一可以和國際晶圓代工大廠抗衡的企業,業界對中芯國際的期待似乎更多。而在流行“大者恆大”定律的半導體行業裡,排名“第四”的中芯國際有沒有機會實現超越,進入全球代工“前三”呢?

超越格羅方德或聯電?

5月13日,中芯國際發布2016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第一季度的銷售額為6.343億美元,環比增長4.0%,同比增長24.4%;歸屬中芯國際的淨利潤為6140萬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長11%。如果結合近幾年來中芯國際的業績表現可以發現,儘管仍不能與台積電相比,但是已經連續16個季度實現盈利,這在全球代工業中,也算是一員悍將。

從披露的數據還可以看出,中芯國際已經構建相對完整的代工製造平台。從工藝技術角度看,中芯國際引入了8代工藝技術,分別是28nm、40nm、65/55nm先進邏輯技術,90nm、0.13/0.11μm、0.18μm、0.25μm、0.35&mu ;m成熟邏輯技術以及非揮發性存儲器、模擬/電源管理、LCD驅動IC、CMOS微電子機械系統等產品線。特別是在28nm工藝上,中芯國際現在仍是中國大陸唯一能夠為客戶提供28nm製程服務的純晶圓代工廠。此外,對於更先進的14nm工藝製程,中芯國際也一直在持續開發。

在此情況下,越來越多的人們開始把振興中國半導體製造重任放在中芯國際身上。而在Gartner發布的2015年全球晶圓代工排名中,中芯國際位列第四。這就不能不使人遐想,有沒有可能赶超排名靠前的格羅方德和聯電。

對此,中芯國際似乎也並不諱言。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中芯國際首席財務官兼執行副總裁高永崗表示:“中芯國際未來努力的目標,就是在未來的3~5年中,成為全球排名前三的企業。 ”

這就意味著,對於前面的格羅方德與聯電,中芯國際需要超越其中之一。而根據現在國際通行的以銷售收入排名的作法,2015年中芯國際銷售額為22.36億美元,格羅方德與聯電2015年銷售額分別為47億美元、44.14億美元。中芯國際還有不短的一段路要走。

“在未來在3~4年中,中芯國際的銷售收入增長速度預期是每年在20%以上。 ”高永崗表示。按照這個數字計算,到2018年中芯國際的銷售額方有望達到40億美元,接近目前聯電與格羅方德的銷售數字。

產能擴張力度不夠?

儘管中芯國際表達了快速拉近國際先進水平的信心,但是挑戰依舊存在。 “全球半導體產業表現出了更為強烈的兩極分化趨勢。 ”新思科技亞太區總裁林榮堅在2016年全球半導體產業發展趨勢演講中指出:“以代工業為例,2015年台積電的市場份額佔全球代工市場的55.4%,2014年為52.85%, 2013年是49.33%,2012年為46.49%,整體呈現集中化態勢。如果橫向比較,2015年其他代工企業的市場份額,分別是格羅方德佔10.36%、聯電9.19%、三星6.28%、中芯國際4.66%。 ”從以上數據可以看出,中芯國際超越前者的難度不小。

具體到中芯國際自身,也存在著發展中的挑戰。採訪中有專家便指出:“近幾年來,中芯國際過於強調盈利,不免會在新產能的投入上力度不夠,有可能影響到企業的長期競爭力。 ”

根據幾家企業此前披露的數據,2015年台積電資本支出為81.2億美元,格羅方德和聯電分別為56億美元和20.95億美元,中芯國際2015年的支出為15.7億美元。在新廠投建方面,2014年與2015年聯電與台積電分別決定在廈門和南京投資設立12英寸晶圓廠,中芯國際儘管也有深圳8英寸厂的建設,但在規模上仍有所不及。

至於28nm工藝,也有業者擔心中芯國際28nm產能爬坡的速度。根據中芯國際的目標,2016年28nm工藝節點的銷售收入計劃占公司總銷售收入的5%~8%。如果說銷售佔比達到15%算是達到一家企業重要工藝節點的及格線,至少在2016年中芯國際的主力工藝平台仍是65/55nm等。

已發出赶超聯電強烈信號

差距雖然存在,但是中芯國際也並非沒有機會。如果觀察資本支出與銷售額轉換率以及資本支出淨利潤轉化率兩項指標,將會發現中芯國際這些年正積累出了很強的基礎實力。

對此,芯謀諮詢首席分析師顧文軍錶示,半導體製造業畢竟是一個吞金獸,需要長期的、巨額的資金投入,資本支出與銷售額轉換率正在成為一個Foundry未來擴展成功與否的重要指標。它們考驗的是一家企業在投入幾十億美元後,能夠帶來多少業績,能否走得更遠。

根據芯謀諮詢的數據,2011年至2015年,台積電的資本支出銷售額轉換率平均高達35.89%。而在2011年至2015年,中芯國際的資本支出銷售額轉換率僅次於台積電,也高達30.08%。這也就是說,投入10億美元,台積電可以轉換成3.59億美元的銷售額,中芯國際可以轉換成3.01億美元。而格羅方德和聯電只能轉換成0.93億美元和0.68億美元。

在更關鍵的資本支出淨利潤轉化率上,中芯國際和台積電幾乎持平,分別是16.25%和15.02%,也遠遠領先於聯電和格羅方德。即每投資10億美元,台積電和中芯國際差不多可以賺到1.6億美元,聯電賺不到2000萬美元,而格羅方德卻還在虧錢。

“如何將高額的投資,轉換成實際的業績,中芯國際取得了寶貴的經驗,這更為未來高速擴張奠定了堅持的基礎。 ”顧文軍錶示。

中芯國際似乎已經意識到了此前的不足。在採訪中,高永崗透露,2016年中芯將加大產能建設的投資力度,董事會批准2016年的資本支出將為25億美元。

這個數字有兩個標誌意義:一是中芯國際歷史上單年度最大的投資額。二是超過了此前聯電公佈的資本支出(22億美元)。中芯國際可以獲得足夠的資金和融資支持,即使是保持這樣規模的資本支出。今年依然有信心實現盈利。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將這個數字看作是中芯國際計劃超越聯電的信號。

至於28nm工藝,高永崗表示,計劃到年底在北京廠形成1.8萬片/月的產能,在上海廠形成2萬片/月的產能。雖然5%~8%的銷售佔比不算高,但是“這證明有大客戶的存在,證明了工藝是成熟的”。高永崗說。預計2017年28nm工藝銷售將有更大幅度的提升。

打好基礎後再考慮超越

那麼,中芯國際應當如何繼續當前的發展勢頭,追趕以至超越“領先者”呢?

半導體專家莫大康認為,中芯國際應當繼續差異化策略,打好基礎,再考慮超越。 “從全球代工市場分析,目前的16/14nm、10nm己經過於集中,而如130~180nm等成熟製程市場反而可能會十分好。有一個例證是現在全球二手的8英寸設備十分緊俏。而對於台積電等,它們不可能放棄50%的毛利率而競逐這塊市場,所以中芯國際去年開闢的深圳8英寸生產線是步好棋,未來應該加快再往前走一步。

同時,在投資擴產上應當謹慎,但要抓緊技術研發,跟上國際的技術潮流。 “積累與投資是在平衡中發展的。但是,一個好的企業應當兩邊全都能夠兼顧。特別是在這一輪國際半導體發展變革期內,企業應當更多考慮擴張,把局布好,把戰略要地佔住。能夠繼續盈利當然更好,但是現在更重要的是考慮下一步的擴展佈局問題。在做戰略性佈局的時候,工作要更大膽一些。 ”中科院微電子所所長葉甜春告訴《中國電子報》記者說。

當下要求中芯國際單靠自有資金,進行產能擴充與新技術工藝研發,去超越領先者有困難,國家、社會資金應適當給予支持。 2015年2月,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以每股0.6593港元的價格認購中芯國際發行的47億股新股,投資金額約31億港元。這筆投資有助於中芯國際的發展。中芯國際未來如能用好國家的政策與資金支持,平衡產業帶動與企業自身發展兩個目標,進入“前三”的目標,未嘗不能實現。